文章專區

2022-07-01臺灣與國際邁向淨零的轉型關鍵 631 期

Author 作者 簡又新/中華民國無任所大使、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TAISE)董事長、台灣淨零排放協會(TANZE)理事長。

據統計,目前已有約130 多個國家響應、承諾淨零排放,他們承諾減少的排放量涵蓋了約88%的全球碳排量、約90%全球GDP、約85%全球人口。不過這些承諾目前推動程度不一,多數國家的淨零排放目標年設定在2050 年,例如歐盟、日本、韓國、美國;少部分國家則設定在更早的時間點,例如瑞典設定在2045 年,芬蘭設定在2035 年;但也有國家設定在更晚的時間點,如中國的2060 年及印度的2070 年。至於推動進程,部分國家已將淨零入法,多數國家則尚在討論及議定中(圖一、二)。

 

圖一|各國承諾的溫室氣體減量路徑
各國承諾在2050 年前達到淨零目標(溫室氣體排放減量);
在2041 ~ 2050 年,減少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比例僅達44%,而在2050 年後將需要減少55%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

圖二|各國推動淨零目標的進程或方式

各國對溫室氣體減量目標的推動過程或方式不同,數據呈現有部分國家已將溫室氣體減量目標入法,但多數國家尚在規劃政策中。

 

2020 年9 月,歐盟通過《歐盟氣候法》(European Climate Law),規範歐盟成員國都必須遵守在2030年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至少55%的中程目標,並在2050 年達成淨零排放,透過減量、投資綠色技術、保護自然環境,實現歐陸氣候中和目標。歐盟同時規劃於明(2023)年啟動碳邊境調整機制(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 CBAM),2026年開始針對高碳排產品徵收碳邊境稅,要求生產商或進口商使用碳排放交易系統購買碳排放配額等,掀起原本還在醞釀的減碳浪潮,宣告全球2050 年「淨零競賽」(Race to Net Zero)已正式鳴槍啟動,連臺灣的中小企業也無法置身事外,除了帶給出口產品至歐盟的廠商莫大壓力外,也代表著淨零排放目標的時間進程已然迫在眉睫。

臺灣的淨零目標與首要挑戰

政府在今(2022)年3 月底宣布「臺灣2050 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總說明」,提供2022 ~ 2050 年淨零軌跡與行動路徑,以促進關鍵領域的技術、研究與創新,引導產業綠色轉型,並期盼在不同關鍵里程碑下,促進綠色融資與投資,確保公平與銜接過渡時期。此外,這個總說明清楚宣示將透過能源、產業、生活、社會四大轉型策略,以及科技研發與氣候法制兩大治理基礎加速協助淨零轉型。臺灣未來的淨零排放政策、目標、路徑、策略等資訊都已非常清晰,社會各界也有明確的目標。臺灣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為協助企業及早因應並訂定其減碳目標,也在今年3 月宣布正式啟動「上市櫃公司永續發展路徑圖」,自明年起,118 家資本額百億以上的上市櫃及45 家鋼鐵、水泥業必須在年報揭露各個公司的碳盤查結果,且要求全體上市櫃公司於2027年前完成溫室氣體盤查。環保署更在4 月通過《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修正草案,並將這項法令的名稱修正為《氣候變遷因應法》,除了將2050 年淨零排放目標入法,也將分階段徵收碳費,最快於2024 年起實施。

在淨零目標情境下,預估臺灣從現今到2050 年的電力消費趨勢將與國際趨勢一致,因整體經濟成長與產業發展、民生與產業製程設備智慧化,以及電動運具發展等部門能源使用電氣化等因素,預期電力消費年均成長2.0±0.5%(2050 年約達4275 ~ 5731 億度電)。而生產電力的能源部門則是臺灣最大宗的溫室氣體排放部門,占比達九成以上,主要使用各式化石燃料(如石油、煤、天然氣等),其中最大的排放源為火力發電,其次依序為運輸業的燃油運具、製造及營建業的鍋爐產熱、汽電共生廠的鍋爐產熱與固體燃料、住宅、農林漁牧及服務業等的鍋爐或爐具等,包括煉油。未來運輸部門及各產業的能源供給將盡可能電氣化,發電排放占總排放量比例將大幅上升;因此,提供零碳電力將為目前減碳的主要挑戰及發展重點,也扮演臺灣邁向淨零排放的成敗關鍵與核心角色。

達成淨零目標的關鍵轉型行動

根據經濟部能源局發布的資料,2020 年臺灣每度發電排放0.502 公斤的二氧化碳當量,表示目前從風力、太陽能所生產的綠電仍供不應求。參考國際能源總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的規畫,2050 年全球近70%電力將來自太陽能和風能,目前臺灣因為地狹人稠恐怕無法滿足這兩項能源占比,但唯有將兩項能源占比達到60 ~ 70%,才有可能達成淨零排放目標。根據國際及國內智庫分析,為了達成目標,關鍵行動方案包含大規模部署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以及電氣化將取代過往化石燃料設備、提高生質燃料應用、發展碳捕捉再利用及儲存(carbon capture, utilization and storage, CCUS)技術(圖三)、發展以綠氫或氫能為主的燃料等。面對各產業部門及民生用具的電氣化極大化,未來將朝向減少非電力的碳排放及改善電力部門零碳能源占比而不斷前進。透過能源轉型、增加綠能,優先推動已成熟的風電和光電,並布局地熱與海洋能技術研發,基於戰略安全考量逐步將燃煤轉為備用,增加天然氣以減少燃煤的使用,同時極大化布建再生能源,並透過燃氣機組搭配CCUS 以及導入氫能發電,才能夠建構及發展符合國際趨向的零碳電力系統。

達成淨零排放目標的路上充滿艱鉅挑戰,困難程度有如登月計畫,需要串連公私部門、產業供應鏈、學研界與社會大眾的樞紐作用,共同響應並致力全面的大轉型。在工業部門方面的排放對臺灣經濟的影響最大,必須投入創新技術與營運;而交通運輸部門影響對象眾多,所實施的減碳措施須考量社會因素;農業部門碳排量在總排放量上占比雖不大,但在淨零排放議題上牽涉面向十分廣泛,除了農林事業需要減碳之外,在增加自然碳匯、生質能供給方面也能有具體貢獻;其餘部門則對民眾生活模式、商業經營均會造成程度不一的衝擊,需要進行整體、系統式規畫。

為促使全球的民間企業加速進行淨零轉型,氣候組織(The Climate Group)與碳揭露計畫(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 CDP)主導的全球再生能源倡議(100% renewable energy, RE 100)眾所矚目,加入RE100 的企業必須公開承諾在2020 ~2050 年達成100%使用再生能源的短、中、長期時程,並逐年提出相關減碳規畫,如透過綠能投資自發自用、購買再生能源憑證(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s, RECs)、簽訂綠能購售合約(Power Purchase Agreement, PPA)等,達成綠能使用目標。RE100 成員包括Apple、Google、Microsoft、松下電器(Panasonic)等大型國際品牌企業,不僅自身承諾達成目標,更要求上游供應廠商逐步採取相關作為,也對臺灣廠商帶來壓力。目前臺灣已有16 家企業積極參與RE100,包括台積電(Taiwan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Ltd.)、台達電(Delta Electronics, Inc.)、葡萄王(Grape King Bio Ltd.)等。不過隨著民間企業推動淨零排放的方式更多元,當淨零轉型影響到更多的企業和民眾權益時,便可以透過強化跨領域溝通、資訊透明化、加強公民參與等方式,建構民眾、企業、政府之間流暢的資訊管道,不僅減少推動政策時可能造成紛爭的社會成本,也可將社會力量化為轉型動力。

完善規劃臺灣的淨零永續之路

臺灣為科技創新能力強且具韌性的海島國家,因為土地及資源有限,受氣候與環境變遷的衝擊更為顯著,在這股國際積極對抗氣候變遷、追求淨零碳排的趨勢中,期許臺灣可以趁勢轉型,以達到2050年淨零碳排的目標⸺溫室氣體年總排放量等於或小於年總吸收量。期許政府貫徹政治意志力,在零碳發展政策引導下,搭配產業、住商、運輸等需求端全面性、分階段的管理措施,經由布局短中長期淨零電力供應規畫,使發展中的綠能與CCUS 等相關技術如期到位,並透過成本有效的經費配置與預算規畫,以及完善的人才培育計畫與制度,加上從中央到地方、各部會與地方政府、企業、大學、社會大眾共同總動員,齊心調整能源、產業結構與社會生活型態,推動落實並邁向淨零永續。

圖三|碳捕捉再利用及儲存技術
運用科技方法防止二氧化碳進入大氣,將發電廠或工廠排出的二氧化碳注入地下不透水層底下的砂岩層儲
存,而將氣體注入油藏也可以增加石油採收率(enhanced oil recovery, EOR),
或是將二氧化碳轉換成其他可用的產品,例如混凝土、塑膠、酒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