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區

2020-04-01環狀包圍策略下的對抗—伊波拉疫苗 604 期

Author 作者 蔣維倫/泛科學PanSci專欄作家、故事專欄作家、udn 銘人堂專欄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喜歡虎斑、橘子、白底虎斑和三花貓。

森林裡的死神-伊波拉

一歲半的男童正嘔吐著,高燒和血便等痛苦並沒有折磨他太久,2天後,男童死亡。沒有人預料到,屠戮上萬人的瘟疫即將開始。數日後的新年,神秘疾病蔓延。新年的第二週,曾照料男童的親屬、護理人員紛紛病發、快速死亡;接下來的一週內,更多人倒下,甚至參加男童喪禮的親屬也隨之死去。兩次的疫情調查將元兇指向霍亂,儘管無國界醫師組織加入調查,也未能辨識出死神的面目。

二月的第1天,一名男童的親屬前往該國首都,四天後在當地死亡;至此,死神已從一個僅31戶人家的小村落,踏進了都市;接下來長達兩年多的時間裡,死亡的氣息瀰漫整個西非,成千上萬人死去。

自1976年首次發現伊波拉出血熱(Ebola hemorrhagic fever, EHF)和病毒(Ebola Virus,圖一)後,它們的型態和致病機制引起科學家極大的好奇。目前推測自然宿主是森林裡的動物,如蝙蝠。人類則可能接觸罹病動物血液或體液,進而將病毒帶入體內。而人與人之間的傳染主要是透過:

● 接觸患者的血液或體液,如:嘔吐或排泄物等。
● 接觸被上述血液或體液汙染的物品。

因此患者的親屬或醫護人員等,就成了最危險的族群。病發時會突然高燒、嚴重倦怠、肌肉痛和頭痛等,接著嘔吐、腹瀉、腹痛、皮膚出疹與出血。嚴重甚至會肝受損、腎衰竭、中樞神經損傷、休克和多重器官衰竭,平均死亡率高達50%,部分疫情甚至超過90%的致死率。對於人類而言, 伊波拉幾乎就是死神,一個科學家頃盡心力想擊敗的死神。

 

圖一:伊波拉病毒在穿透式電子顯微鏡(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 TEM)下的照片,再數位上色。(by CDC/Cynthia Goldsmith, Wikimedia)

戴上伊波拉病毒的面具-疫苗的研發

面對如此棘手的傳染病,除了公衛策略外,其實,最有效的就是疫苗,讓人體擁有抵禦疾病的能力。在臺灣,醫院觸手可及、藥物取得快速且食物選擇多樣;相較於非洲,醫院稀缺,求診吃藥成本過高,而當地文化和肉食欠缺,禁止人民捕獵動物為食,恐是不切實際。因此透過研發疫苗,讓人們自身保有抵禦伊波拉病毒的能力,看來就是對抗病毒最好的選項之一。

而研發疫苗,是透過讓疫苗長得和病原體極其相似,使免疫細胞對此攻擊,製造出抗體。但是要如何讓病原體長得像伊波拉病毒呢?加拿大國家公共衛生部(Public Health Canada)採用「戴上伊波拉病毒的面具」策略,讓較無害的病毒,表面產出伊波拉病毒的醣蛋白(glycoprotein, GP)。2003年,他們利用基因重組的技術,讓水泡口腔炎病毒(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VSV)戴上伊波拉病毒的面具。……【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604期】